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文选 >

《刑案匯覽全編》整理說明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9-05-28 09:13 浏览:479

在清人編纂的諸多刑案集中,《刑案匯覽》以收錄案例眾多、內容精良而備受世人關注。清代後期刊印的《刑案匯覽》,包括《刑案匯覽》(下文簡稱《前編》)六十卷、《續增刑案匯覽》(下文簡稱《續增》)十六卷、《新增刑案匯覽》(下文簡稱《新增》)十六卷、《刑案匯覽續編》(下文簡稱《續編》)三十二卷。這四種《匯覽》共計一百二十四卷,約近五百萬字。
    《刑案匯覽》四種收錄的案件的起止時間,自清高宗乾隆元年(一七三六)至德宗光緒十一年(一八八五)。其中《前編》收入乾隆元年至宣宗道光十四年(一八三四)的刑案五千六百四十餘件,《續增》收入道光十三年(一八三三)至十八年(一八三八)刑案一千六百七十餘件,《新增》收入道光二十二年(一八四二)至光緒十一年刑案二百九十一件,《續編》收入道光十八年至穆宗同治十年(一八七一)刑案一千六百九十六件。四種《匯覽》共收入案件九千二百餘件。
    關於《刑案匯覽》四種各書的編者及成書時間,史籍記載和今人的著述、工具書所記不一,有必要加以澄清。閱讀各書卷首序並考察其版本,可知《前編》的編者是祝慶祺、鮑書芸,《續增》的編者是祝慶祺,《新增》的編者是潘文舫等人。祝慶祺,浙江紹興人,道光初任刑部雲南司胥吏,道光五年(一八二五)至十二年(一八三二)任閩浙總督孫爾准之幕友。鮑書芸,安徽歙縣人,道光三年(一八二三)前曾任清刑部官吏。據道光十四年九月鮑書芸《刑案匯覽序》:"歲癸未(道光三年),餘奉職西曹,見歷年成案顜若畫一,而文牘浩如淵海,每思分門別類,裒集一書,以便檢閱。自維研究未精,未遑從事。洎居母憂歸揚州,晤會稽祝君松庵,讀所錄例案一編,竊幸與鄙見同也。爰館之家屬成全帙,而君虛懷雅抱,與餘商榷是非,悉心對勘,昕夕忘疲。編次未竟,會祝君應閩督孫文靖公幕府之聘。壬辰(道光十二年)復至揚州,重加研究,閱三寒暑而始蕆事,得書六十卷……既成,謀付剞劂,名曰《刑案匯覽》。"由此可知,《前編》由祝慶祺、鮑書芸前後歷時十餘載,於道光十二年編成,道光十四年刊印。又據道光二十年鮑書芸《續增刑案匯覽序》:"續增刑案匯覽十六卷,祝君松庵甲午(道光十四年)以後需次都門所重輯也"。"松庵之搜羅裒集,專事獨成……剞劂工竣,爰書此以為之序。"這說明《續增》是由祝慶祺獨立編纂,於道光二十年(一八四○)刊刻成書。一些著述把《續增》的編者說成是祝慶祺、鮑書芸合編,似為不妥。
    《新增》與《續編》的編者均稱其書是為續《刑案匯覽》而作,成書的時間也相近。兩書的內容和版本不同之處,一是清光緒年間及其後刊印的幾種《刑案匯覽》,把《前編》與《新增》、《續增》合刊為一書,而《續編》始終是單獨成書。二是《續編》的內容遠比《續增》豐富,其卷數為《新增》的兩倍,篇幅則相當於《新增》的四倍。
    前人著述據光緒十二年何維楷《新增刑案匯覽序》,大多認為潘文舫、徐諫荃是《新增》的編者。何維楷該《序》曰:"熙州潘君文舫從事於此,遇祝書以後成案之引斷精確者,輒登之記載,積久而多,複邀其同志諫荃徐君博蒐精擇,商訂編輯,一仿前書體裁,裒成此帙。"此《序》末署名為"曲陽何維楷"。這裏需要指出的是,按古時禮儀,自序稱己名,而為他人作序則稱以字或號,以示尊重,不可直呼其名,故"文舫"應是潘氏的字或號。至於"諫荃徐君", 有的學者認為,按何氏《序》的行文方式及當時慣例,"諫荃"應為地名。也有的學者認為,"諫荃"應是"徐君"的字型大小。因《新增》兩位編者其名有待考證,本書仍沿用前人之說。
    綜合《續編》同治十年(一八七一)吳潮序,光緒十年(一八八四)督楚使者卞寶第序、湖北按察使黃彭年敘以及龐鐘璐、藍佩青、彭祖賢、蒯德標、譚鈞培、李方豫、黃仁黼、陸佑勤等人所寫序,可知《續編》的編者是吳潮、何錫儼、李方豫、藍佩青、薛允升五人,並可知編纂過程及成書時間。此書係刑部員外郎吳潮、工部員外郎李方豫、客游京都的何錫儼、刑部主事薛允升收集選編讞牘,於同治十年形成《續編》初選稿若干卷,光緒二年(一八七六)纂成三十二卷初稿,後由何錫儼隨身攜帶,在出任湖北安陸知縣期間繼續審定。何錫儼僅完成十二卷,於光緒五年病故。繼由湖北歸州知縣(今湖北秭歸)藍佩青歷時五年之久,對何錫儼原本重加刪輯,於光緒十年(一八八四)夏秋詳定成書,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集資刊印。
    收入《刑案匯覽》四種的案件,均係清乾隆至光緒年間經中央司法機關處理的刑案。這些案件的資料來源主要是:(一)刑部律例館所存說帖;(二)刑部各司所存成案;(三)刑部頒至各省的'通行'及傳至部內各司的'遵行';(四)編者在刑部時自錄的刑案;(五)有關刑律的奏議、咨覆及片;(六)邸鈔例無專條之案;(七)坊本所見集所載例無專條尚可比附之案、《平反節要》所載之案;(八)坊本《駁案彙鈔》和《駁案新編》、《駁案續編》所載案件等。在這些案件中,以地方呈報中央的案件為主,也有一些處理相關問題的奏摺和詔書。呈報中央的案件基本上屬於需由中央司法機構審核的重罪案件,或需請示的比附案件和疑難案件。中央對地方上報的案件,則有批准照復、駁回重擬、要求重審、補充案情等。此外,還有不少刑部自審案件。《刑案匯覽》四種在體例上雖略有差異,但所輯的案件,均按照《大清律例》的編纂順序,即以《名例》、《吏律》、《戶律》、《禮律》、《兵律》、《刑律》、《工律》為序,分目編排,意使閱讀者一目了然地掌握這些案件的罪名和性質。
    律文不變而案情萬變,《刑案匯覽》所收案件,反映的正是萬變的情案如何適用法律的情況。比如,對於已經發生而例無治罪專條的案件如何處理,對某一疑難案件的性質如何認定等,可從書中得出相關的答案或受到啟發。由於此書對於當時的司法審判有現實的參閱價值,故問世後在道光年間就頗受讚賞。龐鐘璐所作《刑案匯覽續編序》雲:"道光年間歙縣鮑君季涵有《刑案匯覽》之刻,凡列聖寬恤之典、臣工奏議之文以及駁案、說帖,無不備錄,遇有疑獄可資參證"。陸佑勤為《續編》所寫《後序》說:"鮑氏有《刑案匯覽》之編,參觀互證,疑輕疑重,各無遁情。名法之家,人置一函,視為枕秘"。
    《刑案匯覽》四種所輯案件大多選自司法檔案,是清代中後期司法審判的真實記錄,也是我們研究清代法律制度特別是司法制度的珍貴實證資料,它對於今人瞭解當時發生的各類紛雜的案情和清代的司法原則、訴訟程式、案件審理的實際等,都甚有助益。許多清代法制史研究中的疑義或存有爭論的問題,也可以通過閱讀這些案牘得以澄清。該書所收刑案,其內容涉及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對於研究清史也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現見的四種《匯覽》的版本主要有:《前編》清道光十四年刻本,道光二十年棠樾慎思堂刻本,道光二十四年金穀園重刻本,鹹豐二年棠樾文淵堂刻本,道光二十九年刻本,光緒八年廣東省城西湖街藏珍閣刻本;《續增》道光二十年棠樾慎思堂刻本,道光二十九年味塵軒刻本;《新增》光緒十二年皖省聚文堂刻本,光緒十六年紫英山房刻本。《前編》、《續增》、《新增》光緒十四年上海圖書集成局仿袖珍版印本,光緒十九年上海鴻文書局石印本,一九六八年臺北成文出版社據光緒十四年上海圖書集成局仿袖珍版影印本。《續編》的版本相對較少,主要有光緒十三年退思軒刻本,光緒二十六年蓉城李保和刻本,一九七○年,臺北文海出版社據光緒二十六年李保和刻本影印本。本次標點時,我們以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圖書館藏《前編》、《續增》、《新增》清光緒十四年上海圖書集成局本、《續編》清光緒十三年退思軒刻本為底本,以其他版本為參校本。
    《刑案匯覽》四種的標點整理工作,始於一九九九年五月。二○○一年七月,該課題被列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重大課題"中國稀見法律文獻的整理與研究"的分支項目之一。經法學所法制史研究室各位學者的共同努力,二○○二年六月定稿。本書《前編》整理標點的分工是:吳建璠:一至五卷;韓延龍:卷六至卷十;高恒:卷十一至卷十五;俞鹿年:卷十六至卷二十一;蘇亦工:卷二十二至卷二十五;徐立志:卷二十六至卷三十;齊鈞: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五;高旭晨:卷三十六至卷四十;趙九燕:卷四十至卷四十二;楊一凡:卷四十三至卷五十;尤韶華:卷五十一至卷六十。上述學者也都參加了《續增》、《新增》、《續編》的整理。全書由尤韶華統稿,楊一凡主持了本書的審定。
    在本書整理和出版過程中,得到法律出版社總社及法學學術分社的大力支持。責任編輯董彥斌、陳時恩、卞學祺審閱了書稿。本書是清末已刻《刑案匯覽》四種的全文標點本,文字的審校由出版社負責。清末沈家本先生輯有《刑案匯覽三編》, 係稿本,現存中國國家圖書館。清人還輯有《刑案匯覽》多種,但僅見書目,其書是否存世,尚待查考。法律出版社從本書收錄了已刻的四種《匯覽》和全文標點的意義上,確定書名為《刑案匯覽全編》。為方便廣大讀者閱讀到《刑案匯覽》四種的全文,法律出版社斥巨資出版本書。對此,我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本書整理中,難免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陷和錯誤,敬請讀者不吝指正。
    
    (《刑案匯覽全編》一書已由法律出版社2007年12月出版)
    




本文《刑案匯覽全編》整理說明由首页的小玲整编收集于网络,《刑案匯覽全編》整理說明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首页,http://www.lawinnovation.com/zuixinwenxuan/9455.html

微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