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界要闻 >

勿忘辛亥革命前慷慨捐献的富商与穷人

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9-17 浏览:58

行棋无悔 棋行天下_有理寸步难行有钱走遍天下_什么车子寸歩难行

[导读]俗话说: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百多年前的革命党亦不能免俗。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时,请不要忘了那些为革命捐献过的富人和穷人,每一分钱,也都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勿忘辛亥革命前慷慨捐献的富商与穷人

《新民周刊》本期封面

一场起义要花多少钱?

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时,请不要忘了那些为革命捐献过的富人和穷人,每一分钱,也都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记者/何映宇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举手投足那都得花钱!

什么车子寸歩难行_有理寸步难行有钱走遍天下_行棋无悔 棋行天下

1911年7月27日,孙中山在旧金山发起成立美洲洪门筹饷局(又称中华革命军筹饷局,对外界称“国民救济局”),并起草《洪门筹饷局缘起》一文,开宗明义,就讲到了经济问题的重要性:

“兹当人心思汉,天意亡胡,所以各省义师连年继起。然尚未能一战成功者何也?岂以人才之不足、战阵之无勇耶?皆不然也。试观最近广州一役,舍身赴义者,其人多文武兼长之士,出类拔萃之才;当其谋泄失败,犹能以数十人力战而破督署,出重围,以一当百,使敌丧胆,可知也。然人才既如彼,英勇又如此,仍不免于失败者,其故安在?实财力不足、布置未周之故也。”

光有不怕死的志士仁人抛头颅洒热血是不够的,强大的经济后盾,是决定起义能够真正发动的重要因素,诚如历史学家张鸣所言:“革命首要的是钱,没钱,即使是革命这样正当的事,也没戏。革命在前台唱戏,后台站的是利益。”

所以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能的。

要革命,花钱老了去了

晚清遗老张玉衡在《十年见闻录》中记载,1911年8月23日襄阳城内的清兵起义,是因为营兵在换饷银时与钱店发生争执,闹事者被警察拘捕,从而引发兵变。

都是钱闹的。每次起事,孙中山都要殚精竭虑筹集革命经费,没有钱怎么购置军火?难道让革命党人赤手空拳或举着镰刀斧头就与清兵殊死搏斗?不再是太平天国时候了。

行棋无悔 棋行天下_什么车子寸歩难行_有理寸步难行有钱走遍天下

1907年,孙中山致信新加坡侨领张永福、陈楚楠,说许雪秋要发动潮州黄冈起义,要钱没钱,要枪没枪,孙中山筹得3000元,仍不够,所以求助于张陈二人:“今者运动得手,可得大宗军火,已与雪兄定议,如潮事发起,当拨新式快枪数千,弹百数十万以应之,则此次军力充实,必非前比。惟雪兄尚缺运动费,前在星坡得各同志捐助三千元,其数实不敷用。”

赵少康:我们台商在越南到底投资多少钱呢,我们来看一下,到底台商在越南,第一个我们先看它的地点,越南跟泰国就在边上,台湾到越南到泰国,事实上台商台湾在各地其实都有蛮大的投资,最近我们才发觉台商真是了不起,全世界各地到处跑,远到非洲、美洲、欧洲,中南美洲,但是当然亚洲是台商最喜欢去的地方,因为也近,气侯各方面比较适应,投资多少钱我们看一下数目,在越南的4大外资,日本有350亿美元,新加坡301亿,南韩300亿,台湾280亿,这是直接投资,还不算第三地,如果算第三地多少,我们再看一个数字,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600亿美元,换句话说从第三地去的比直接去还多。 《史記》諸本皆作「魏救山」,無作「中山」者,且中山在河北,而宿胥在河南,相去遼遠,無由塞集胥之口以救中山。新华社河内3月24日电 (记者韩乔、黄海敏)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和国家副主席阮氏缘24日和23日分别在河内会见了正在越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的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陈炳德转达了温家宝总理和习近平副主席对越南领导人的亲切问候和良好祝愿。

那么孙中山到底需要多少钱呢?孙中山的说法是“万余元”,虽然是多多益善,但是1万出头估计也能应付革命开支,再少,恐怕就悬了。潮州黄冈起义,后来筹得一同志出的5万和日方出资1.5万,共计6.5万,当可应付一场起义惊人的烧钱速度。

问题在于,钱要用在刀刃上。孙中山用钱起事,常常不能把钱给最需要最能够将钱用好的同志,遇人不淑是家常便饭,难怪早期同盟会的起义,多以失败告终,比如在《孙中山全集》中收录的另一封写给张永福、陈楚楠的信中,孙中山就抱怨自己看走了眼,给了梁兰泉5000元用以革命,不想这梁兰泉拿了钱却不干事,按兵不动,反而打起同盟会河内分会营救同志所筹集的2000元钱的算盘。对于这位同志哥,孙中山真是怒不可遏,在信中直斥梁兰泉“负义反噬,罪不容诛”!又说他冒同志之名诈骗财物,私立堂号,收了很多人加入同盟会,而入会费全被其私吞,难怪经济上捉襟见肘的孙中山要发出通缉令了:“如同志之力能除此人,则大善;不能,亦须声其罪恶,使彼无立足地。”

革命是个无底洞

蒋纬国主编《民国建国史》(第一卷《建立民国》)写1910年11月5日,孙中山经欧往美,12月19日抵达纽约,力劝华侨资助革命,几个月就集资7.8万余元,还有很多人变卖了家产来资助革命,再加上南洋各地同盟会同志的倾情捐款,孙中山募得款项共计157213元,原本他只想集资10万元,没想到还多了一半,似乎是个好兆头,可惜后来两次广州起义都失败了,这些钱也就都打了水漂。

精通暗杀的汪精卫也被托付了一大革命任务:筹款。只是这工作可谓举步维艰。1908年,孙中山致函萱野长知说,“精卫于南洋各处之运动俱无大获,故不特欲筹巨万之款为卷土重来之计划不能如意,即欲别筹数千元款以清名古屋等值债务亦不可得”。

1909年之前,孙中山还在和康梁的“保皇党”竞争。保皇党的势力远比革命党更强,常常将兴中会、同盟会的成员都拉去改变了信仰,经费方面,更不能与保皇党相提并论,比如1904年,孙中山在美国整整一年,不过筹到区区几千元的款子,实在是让人觉得沮丧。

惠州起义失败后的第二天,孙中山就致信他的同乡、李鸿章幕僚刘学询,只要他肯出钱一百万元,孙中山甘愿奉他为首。虽然刘学询和孙中山交往一度比较密切,还曾经将孙中山引见给两广总督李翰章(李鸿章哥哥),但是不知道这一回百万元的价码实在太高,还是刘学询对革命失去了信心,最终他没有把这笔钱交到革命党的手上。

1907年10月,孙中山派汪精卫、黄龙山和刘岐山三同志去越南西贡和堤岸两地,一大目的就是“与各同志面商,设法速筹巨款,接济军需”。10月15日,孙中山复张永福函,又催促张永福尽快筹集经费,可见,前一封信去之后,张陈二人并没有马上筹集到孙中山需要的数目有理寸步难行有钱走遍天下,虽然河内的同志又捐了1万元作为革命经费令孙中山大为感动。

镇南关起义后,孙中山给邓泽如写信,痛感囊中羞涩捉襟见肘致使革命不行。当时革命军已经攻破了镇南关,清廷觉得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乃下令:“十日内不能复关,一律斩首;如有克复,当有重赏。”恩威并施,清兵哪敢怠慢,拼命进攻,血战七昼夜,镇南关破。但是问题在于,破城之后,清军首领竟食言,底层士兵多有怨言,特别是广西陆荣廷旗下的士兵,向孙中山提出有条件投降。孙中山许诺,如果是带枪来投降的,打下龙州、南宁后,每人赏100元,陆部提出,先给每人30元,如果攻下龙州、南宁,再求封赏。孙中山算了一笔账:如果这支军队能够归顺革命党,龙州、南宁定可手到擒来,若以此两地为根据地,日后发展壮大,何愁革命伟业不成?那么每人30元,以4000人计,就需要军饷12万元左右。所以孙中山急忙给邓泽如写信,要求他速速去说服吉隆坡大侨商陆佑,筹集这笔款项,好让陆荣廷为其所用。邓泽如有没有筹到这笔巨款呢?查《中华民国国父实录》第二册,结果只有一声叹息而已:“邓泽如得国父函,即往说陆佑,惟未获助款之肯诺。乃具函复于国父。”

钱,永远都在折磨着孙中山。没有钱,要打败仗;打了胜仗,没有钱,胜仗也就变成了败仗。1908年5月,云南国民军光复河口,黄元贞投降,这本是好事。可是孙中山没高兴几天,就开始愁眉苦脸了。原来河口地区粮食极贵,士兵每人每天至少要发伙食费三毛,当时云南国民军总数三千余人(加投降者),每天光粮食一项,开支就需要千元。还需要给杀督办的士兵花红(奖金)2000元,占山上炮台和沙哨官首级的花红共计2500元,打下河口之后,孙中山马上征收义捐,不过得银3500元,还不够两项花红的支出,焦头烂额也就可想而知。当时张德卿的队伍只有三天的粮食,三天一过,无粮可食,军心必定动摇,是时,则一击即溃,谈何挥师北定中原?

幸好,革命军与当地商人梁成泰之子梁秋商谈后,得后者捐献2000元,解燃眉之急。但革命往往是无底洞,2000元很快就用完了,孙中山又算了一下,需要2万元才勉强有理寸步难行有钱走遍天下,2000元是断断不够的。怎么办呢?只好催促筹款干将邓泽如,情况至艰至险,困难重重,速速筹钱。1908年7月时,邓泽如只汇来了银元700,而孙中山河内银行的借款,即将到期,借款达5000元之巨,至少要还一半。到账之数,不及银行借款半数,孙中山着急上火,从他信中字里行间也尽显无遗:“烦转蓉埠诸同志,为大局辛苦,设法挪借二千元以济眉急,准于年内筹还。……祈为注意,至望。”

至9月7日,邓泽如才凑齐这2000元,汇至孙中山手上。但是革命军花钱如流水。1909年,孙中山给邓泽如写信,说前次邓寄给他的千元款子已经用尽,“今又告急矣”,“故弟已处绝粮矣”,至少需要二三百元他才能度过这个月余下的日子。

当然,少数富裕的支持者可以一掷千金。上阵得靠父子兵,筹款指望兄弟连,一点不假,孙中山的大哥孙眉,全力支持弟弟的革命活动,根据简又文教授在《孙中山博士的青年时代》一书中的计算,孙眉大概一共捐献了75万元,至1904年,以至于这位曾经腰缠万贯的孙中山长兄已沦于破产的境地,再也无钱可捐。

还有一位慷慨的革命慈善家是著名的张静江先生。他在巴黎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产业,也是孙中山先生的粉丝,竭尽所能为其提供经济上的帮助。他们之间有暗号,“A”表示1万元,“B”表示2万元,就这样,张静江成了革命党的提款机。有资料显示,1906年,张静江捐赠的金额就高达3万法郎加5000港币,有人断言张静江捐献的总数达到了惊人的250万元以上,也许是为了表彰张静江在革命中的突出贡献,民国成立后,他被任命为财政部长(有传言孙眉曾要求革命成功后任命其为广东省长,但最终这一职务的历任官员中没有他的名字)。

股券:只是一笔糊涂账

俗话说得好:“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

虽然1911年12月25日至26日日间,孙中山与上海《大陆报》主笔对话时说:“革命不在金钱,而全在热心。吾此次回国,未带金钱,所带者精神而已。”(当时主笔问“世人皆谓革命军之成败,须观军饷之充足与否,故问此。”)

南昌起义是土地革 命战争时期,继承孙中山的武昌革 命起义,中 共联合国 民 党左派,打响了武装反抗国 民 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揭开了中国 共 产 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序幕。透过宫崎及平山,孙再结识日本军政、蔡元培与吴敬恒等人的爱国学社、张继的青年会等组织,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孙中山离日再赴檀香山,希望再次在华侨中发展革命,孙中山主持前方发难任务,据《凤凰周刊》说当时的孙中山还在那里打工,因此并不知情,黄明堂起义于云南河口,是第八次起义。南昌起义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继承孙中山的武昌革命起义,中共联合国民党左派,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揭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序幕。

1895年1月22日,兴中会成立,颁布《檀香山兴中会章程》,规定凡入会者交会费5元,如果你愿意多交钱资助革命,那非常欢迎,但至少是银元5枚。当时孙中山发展了500名会员,所收会费,也就是至少2500元。

也就在兴中会成立的同一天,孙中山以发行“中国商务公会”股券方式募集革命经费,每股100美元。兴中会会员李多马认购了第一份股券。香港兴中会的认购金额稍有不同,为“每股科银十元”。会员认购之后,会发给收条,并允诺以后可以收回本利100元,这就是10倍的收益啊,至于《香港兴中会章程》中的这样几句话,不免有利诱之嫌疑:“十可报百,万可图亿,利莫大焉,机不可失也。”难说没有人是看了这样的收益率,投资于“兴中会银行”的,而事实可能则是:大家都对此敬而远之。

1904年,孙中山在夏威夷印制了面值1元的公债券,保证在“本军成功之时”每券偿还10元,据说当时孙中山共筹得4000元,但是这些钱都在他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涯中花光了。

1905年和1906年,孙中山还印行了两种革命军债券。一种是1905年发行的中华民务兴利公司债券(其实在日本横滨印制),正面刊有“公债本利一千圆券,第一回□字第□□号。广东募债总局五年内清还。总理经手收银人孙文印。天运岁次乙巳年十一月□日发”字样。公债上除了有孙中山亲笔签名外,年月日也概由孙中山亲笔填写。券的背面还说明,这次募集公债,一共200万元,每年还利五分之一,限期五年,五年内本利全部还清;如果过了五年还想继续“存款”,那么也可以,每年以周息五厘计算,每年派息一次。用这样一种公司化的方式,冯自由在《革命逸史·乙丙两年印行之革命军债票》中说,这是因为孙中山偕同志黎仲实、胡毅生、邓慕韩由日本到越南西贡开展革命工作时,担心遭到法国当局的阻扰,所以才想出一个中华民务兴利公司的名头,便宜行事。但事实上,发行量极少。债券印制并不很难,所以发行很少的原因肯定不在于印得少,而在于买的人少,看来,至少在西贡一地,大家对于这些新潮的革命证券,还不敢轻举妄动。

中国债券综合指数是由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编制的中国全市场债券指数,除了美元债、资产支持证券和部分在交易所发行上市的债券以外,其他所有债券均纳入样本债券范围,且待偿期在一年以内的债券亦进入指数样本券,能够较好地反映债券市场整体状况。《袁氏当国》袁世凯如何在晚清政府和国民革命军政府之间养敌自重以觊觎总统宝座,宋教仁刺杀案的历史谜团到底暗示了什么真实背景,孙中山的个性对他改造国民党以谋求革命有何影响,袁氏当国时期的内政外交如何复杂多变,筹安会六君子与袁氏政府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不该遗忘的古德诺教授的政治理念是什么&hellip。在此基础上政府可以通过发专用债券的办法,募集民航消费券的资金,等经济回稳后再出售这部分债券,并规定使用这部分债券购机票时,农民工必须自己再贴多少比例的现金。



上一篇:我同学介绍我们认识的,她是我同学的同事。第一次见面是跟我同学一起,看到她第一眼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

下一篇:和什么相似用英语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