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界要闻 >

情理法论文:从情理法到法理情

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9-17 浏览:58

情理法论文:从情理法到法理情 摘 要 在中国,情、理、法三者的关系是一种独特的历 史现象,本文通过对古代社会和当代社会中遇到情理法三者 冲突时的解决方式的分析,可以看出我国在通过提出一系列 方法进一步协调情理法三者的关系、解决三者的冲突,促成 法律的生活化、大众化,纠正法律条文的刻板性、教条性, 使法律为人民群众所理解和接受。 关键词 情理法 冲突 协调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千年大国,中国 传统法律的主导地位即“礼法并用,德主刑辅” ,情、理、 法三者的关系一直被人们所争论。自古以来,学者们对于国 家制定的法律之评价有“尽了天理人情之极” 、 “通乎人情法 理之变”等,这些都是中国古人以情理来评价以前或本朝的 法律, 是中国人情理法观的具体体现。 在中国古代的观点中, 情理与法之间,依然以情理为核心,法是情理无力到达的地 方的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规则,在情理与法冲突的情况下, 让步的几乎都是法律: 一、情理司法 中国古人的情理法观念在古代的司法实践中得到了广 泛的应用。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有人提出以情断狱问 题: 《论语子章》记载了孟孙氏时期,曾子的一个学生向曾 子请教如何处理案件,曾子告诫他说“上失其道,民散久矣。

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 ”这是我国最早在司法领域讲情 的言论。当然如何处理法理情的关系,此处情主要指的是案情。由于统治者的政策 失去民心,老百姓迷失方向已经很久了,审理案件即使察明 了真相,也不要太高兴,而要用一种怜悯之心来审理案件。 以情恕的司法倾向,为我国古代官吏所坚持,而且后世作为 一种原则而坚持。中国古代不是一个完全法制社会,往往以 情来决断罪的大小和有无问题,情被理解为法律的合理性依 据。 唐律已经开始以理来评价法律,情理是中国古代法律的 精神。一般认为中国古代老百姓对法律有深刻的理解,因为 他们不需要专门的学习,只要依据情理,就可以对掌握法律 的基本精神。汉成帝时,一位大臣朱勃,以前没有从事过司 法工作,突然升任廷尉,属员对其能力怀疑。他让属官拿出 宿狱由他审理。属员为了试验他的能力,搬出成案,抽去其 中处理意见, 请朱勃决断, 竟然十有八九与以前判决相吻合。 属员由此信服,他们后来问他为何如此精通律令,他回答称 “三尺律令,人事出其中” 。 二、情理立法 从“原情以定罪”到“酌情而立法” ,即由情理化司法 到情理化立法。情为情状,理为事理,事理与情状有所不同。 我们以唐朝为例,对这个问题简单说明:唐太宗对于谋反罪 连坐祖孙、兄弟,兄弟处死,祖孙却流配,认为不合情理。

按照礼和令,祖孙、兄弟待遇不同,按照礼,孙承祖业,而 兄弟分为昭穆;按照令,祖父可以荫庇孙子,而兄弟之间却 不能互相荫庇。祖孙情重,兄弟情轻,因此决定祖孙、兄弟 连坐都处以没官。这种情理,要求处理也应该有所区别,因 利害关系不一致,要寻找一个利害相一致的法律原则。 近代以来,随着中国逐步走上了依法治国的道路,国家 大力加快法制建设进程,道德与法律逐渐分立,许多专家学 者奉行“法律至上”原则的同时,对“情、理”更多采取的 是否定和漠然的态度。虽然法律条文中对许多行为和现象都 已经有具体、详细的规定,但法律中是不可能包含所有的情 理和一切应当考虑的因素,这时我们应该如何处理? 首先,我们要明确,在现代社会的大背景下,法、理、 情的排序是确定无疑的:原则上法律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 题,法律无所不能,法律高于其他的任何社会规范,在社会 的调整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如果其他的规范,比如情、 理与法律发生冲突的时候,毫无疑问,法律应该是优先的。 但是,法跟国家的强制力紧密结合的观念的背后往往缺 少对法的合情合理性的认识如何处理法理情的关系,比如说像有很多的执法活动, 如果你完全靠法律强制力实施,这样的法律如果不尽情理, 老百姓不愿意接受的话,它仍然可能会很难执行,成为一纸 空文。

在我国现代司法实践中,法律与情理出现冲突的事例 比比皆是。例如,费孝通在著名的《乡土中国》中曾实例剖 析了理法冲突:在乡间,某人因妻子偷了汉子打伤了奸夫这 种事例可被认为是“理直气壮”的、在情理之中的,但是和 奸没有罪,何况又没有证据,殴伤却有罪。兼任司法官的县长 请教费老如何判定此案,因为这位县长明白,这些凭借一点 法律知识的败类在乡间为非作恶,法律却要保护他,而善良 的乡下人却要受到法法律的制裁。可见,在传统法域里,理法 冲突时,要么理法并重,要么屈法就理,要么以理释法,一般 情形下,理重于法。 当然,现代法官在许多实际判案中,都注重在严格遵循 法律条例的基础上,融情于法,极力寻找“法理情”的平衡 点,做到公正合理判案。例如,2009 年 12 月 9 日,深圳机 场女清洁工梁丽在机场“捡拾”到一个纸箱,后发现是整整 一箱黄金饰品,价值约 300 万元。后黄金被公安机关在梁丽 家查获,梁丽也被立案侦查。2010 年 9 月 25 日,检察机关 按照“疑刑惟轻”的原则,认为梁丽的行为更符合侵占罪特 征,因侵占罪属于自诉而非公诉案件,检方不予公诉。此案 引发了如何定罪量刑的大讨论,以及对法律、道德、情理如 何保持平衡的思考。

强行法的 2/7 具体内容应留给今脂后的国际立法和司法实践去规定和列举,呦 这能使国际强行法这一并不十分成熟的理松论在立法和司法 层面中逐步完善。要解决这个“痼疾”,传统的理论、现成的学科或零散的议论都是不够的,必须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些问题即必须从房地产立法学的角度来总结我国已有的房地产立法实践经验和教训,探讨未来房地产立法的构想和不同层次、不同角度房地产法律法规的协调及房地产立法技术的提高等问题,从而从根本上切实地、逐步地实现房地产法律体系的完善,而不是匆忙地、粗枝大叶地、仅为了填补法律空白而草草地制订、颁布一部又一部既缺乏操作性又时有冲突或相互矛盾的法律、法规。此次制定《出境入境管理法》,整合了上述法律法规的有关内容,由“分散立法”变为“统一立法”,构建了较为科学、完整的出入境管理制度体系,较好地解决了原出入境管理法律法规较为分散、衔接和协调配合不够、部分法律条文冲突以及部分规定与《行政处罚法》、《行政许可法》、《行政强制法》等法律存在矛盾等问题,便于相对人了解和遵守法律,为确保依法行政奠定了基础。



上一篇:湘泉雅集古玩交流网2019/9/17 5:07:14

下一篇:法理与情理的冲突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