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界要闻 >

ofo办公楼屡遭催债人光顾 合作供应商称业务合作早已终止

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8-17 浏览:58

2014 年我国国有建设用地供应面积64.80 万公顷,同比减少13.70%,其中住宅用地、商服用地、工矿仓储用地和其他用地供应面积分别减少26.39%、25.10%、29.96%和4.70%,建设用地集约化的需求强烈。供应结构方面,从全国土地供应面积占比来看,2016 年至今,工业用地占比最大为51.1%,住宅用地、商服用地占比稍小,分别为 33.2%、12.0%。维修单位加强了公交车辆各级维护作业的深度和精细化程度,指定专人精心调整车辆的油电路、怠速及各部间隙,定期对高压油泵、喷油器、喷油正时、减压器进行调校,疏通清洁消音器的积炭,强制更换影响尾气排放的关键总成件,使车辆始终处于良好工作状态,减少冒黑烟现象的出现。

“你是来要钱的吗?”在丹棱soho3楼,有ofo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询问道。

在得知《证券日报》记者身份后,上述工作人员坦言公司曾有催账人员上门,其本人也曾接触过前来催账的人员。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都是技术人员,采访的话可以去对面(互联网金融中心)。”谈及是否还有其它办公地点,该工作人员称,据其所知“应该没了”。

据了解,丹棱soho3楼是ofo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的一处办公新址,另一处则位于丹棱soho对面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办公室尚未挂招牌

有写字楼中介这样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理想国际大厦:,“因为出过很多有名的公司,有一定的品牌效应,所以租金要相对高一些,新浪、百度、土豆、ofo都(曾)在这里办公。”目前来看,新浪、土豆等公司早已搬离,ofo则因“租金到期”,同样即将搬离这座大厦。

理想国际大厦曾见证了记录着ofo的辉煌时代。据11月8日《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理想国际大厦一楼大堂的指示牌上,还留有ofo的字样,显示ofo小黄车曾在这座大厦逗留位于这栋大厦的15层以及20层。曾几何时,ofo曾经在这栋大厦里一度坐拥4层办公楼。但随着租约陆续到期,ofo先是失去了理想国际大厦10楼以及11楼的使用权,此后又即将搬离另外两层工作地点第15层以及第20层。

记者实地走访注意到中顾网业务合作,理想国际大厦10层以及11层两侧的玻璃门紧闭着,门上已不再留有小黄车的相关字样。至于15层以及20层,记者注意到,除了两名拉着手推板车的工作人员进入ofo办公区后,即便在午休时间,也难以见到其他工作人员出入。

ofo相关负责人此前曾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将彻底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理想国际租约到期后,不留人了。”

距离理想国际大厦不到一公里的互联网金融中心是ofo搬家后的一个新的办公地点。不同于此前坐拥一整层办公楼的豪迈,ofo在互联网金融中心与其它他公司共享一个楼层。

“我们正在探索通过物联网的链接,让用户所在的每一处,都是一个智能场景”11月15日,在创富港长沙银华大厦空间开业现场,创富港副总裁黄强如是说:“我们的自主研发产品,与物联网的结合,将整体提升运营效率,减少入驻企业在基础办公上花费的时间。杭州教工路证券营业部 杭州市教工路1号西湖数源软件园1号楼 杭州庆春路证券营业部 浙江省杭州市庆春路52号东清大厦e座 宁波柳汀街证券营业部 浙江省宁波市柳汀街230号(华侨豪生写字楼3f) 绍兴上大路证券营业部 绍兴市上大路128号1-3层 永嘉阳光大道证券营业部 浙江省永嘉县瓯北镇阳光大道阳光大厦华泰证券 舟山滨港路证券营业部 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滨港路280号(滨港大厦9f)。电化股份没有发生行业结构性和政策性严重亏损前,从1993年成立到2005年,都按效益状况坚持分红,并在《东莞日报》刊登分红公告,尽最大努力保障股东权益(电化股份内部股已按规定由东莞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托管,相关分红已自动转到股东帐上,未取分红者可到东莞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咨询领取)。

上述工作人员同时告诉记者,目前ofo的办公地点有两个半层楼,除了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半层楼,在对面的丹棱soho还有半层。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对面的丹棱soho发现,与ofo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相比,ofo位于丹棱soho的办公地点要“低调”得多,除了在大楼大堂的指示牌上尚未显示外,就连位于3楼的办公区域门口也尚未挂出ofo的招牌。有丹棱soho3层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ofo的办公区域,并告诉记者,ofo搬过来尚不到一个月,此前那块办公区域一直在装修。

上述办公区域出入的工作人员随后先《证券日报》证实,这里确实为ofo的另一处办公新址,据其所知,除了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soho的工作地点外,ofo目前尚没有其它他的工作地点。

有供应商称早已停止合作

据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上前询问一位走出ofo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身份时,该工作人员反问称“你是来要钱的吗?”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坦言,虽然屡有催账人员到公司来,其本人也直接接触过,但并未非发生剧烈冲突。

停业前诉讼缠身关于恒泰大通为何停业,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郝大海对法治周末记者强调:“我认为是我代理的一个客户起诉他的经营模式为非法的期货交易并胜诉,导致媒体广泛报道,以致客户锐减及投资者接连闹事并起诉造成的。a.甲起诉乙支付拖欠的货款3万元,但已超过诉讼时效b.甲公司起诉乙公司支付房租20万,但乙公司已被吊销营业执照c.甲起诉乙离婚,诉讼过程中撤诉,两个月后甲再次起锅离婚,但没有提出新情况、新理由d.甲、乙曾同居数年,乙曾经书面允诺送甲一辆价值10万以上的汽车,但一直未履行承诺中顾网业务合作,甲起诉乙请求给付汽车答案:b、c解析:选项b中的乙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意味着甲的起诉没有了明确的被告,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的规定。据了解,rfmd与vanchip的新旧两起诉讼案件除了起诉的产品不同,起诉的原因几乎别无二致,新旧诉讼索要的赔偿金额也相差无几(新诉讼rfmd索要7100万元赔偿,仅相差100万元)。

上海凤凰方面曾在今年10月底告诉记者,东峡大通尚未还钱,目前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如果有最新进展会发布公告。但截至发稿,上海凤凰尚未发布相关公告。上海凤凰还公开向告诉媒体表示记者,因ofo欠款,上海凤凰方面已经不再接ofo的新订单。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富士达以及飞鸽亦停产小黄车。

除了自行车供应商,另有电池相关供应商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尚未还钱,目前与ofo的交流仅限于账款问题的沟通,至于业务往来早在半年前就停止了。该供应商同时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大部分供应商已经停止了与ofo的业务合作。

从资金紧张,到陷入债务纠纷,再到供应商停止合作。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称之为多米诺骨牌效应,李易认为,供应商停止合作或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ofo供应商出现大面积停止合作,那么将直接影响ofo车辆的维护,从而影响小黄车的用户体验,在投资人看来可能会更加危险。

在李易看来,对于ofo而言,保持运营或许并非最重要的事情。李易称,ofo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做好剩余价值最大化,找到合适的投资人。



上一篇:品钛携手郑州银行 开展智能投顾业务合作

下一篇:中顾网业务合作_中顾网 宁波律师_中顾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