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界要闻 >

律师见证代书、遗嘱人捺印的遗嘱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8-17 浏览:58

基本案情:

李贵清(被告李波生父)原系石棉县饮食服务旅游公司职工,于1998年3月31日登记填写了石棉县房屋转换申请书,并取得了位于石棉县新棉镇东风路三段房屋一套(产权编号:石房改字第2754号,建筑面积55.16平方米),产权性质为私,产权人是李贵清。1998年9月28日李贵清与罗佩晔(被告李波生母)协议离婚。2000年3月20日,李贵清与彭世勤结婚。近年来,李贵清体弱多病,身体状况较差,曾于2015年11月5日和2016年6月11日形式上自书遗嘱两份,内容大致为其过世后财产住房由原告唐劲松继承。2016年7月22日,唐劲松与李贵清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书,约定李贵清将位于石棉县新棉镇东风路三段房屋一套价格8万元卖与唐劲松,唐劲松于2016年8月16日、17日缴纳了测绘费、增值税、契税和印花税。2016年8月18日,本案原告唐劲松代理人唐琳自述根据李贵清意思表示代书打印遗嘱一份,内容为:“一、立遗嘱人在石棉县新棉镇东风路三段购买住房一套,建筑面积为55.16平方米,房屋所有权证号为(石房改字第2754号),土地使用权证号为(石国用2003第0495号)。现本人特立遗嘱如下:李贵清过世后,本人以上房屋产权由唐劲松(身份证号513125197705120019律师见证遗嘱的效力,系立遗嘱人继子)一人所有,其他继承人不得提出异议。二、我立此遗嘱后不再进行变更和撤销,如有变更或撤销,该遗嘱无效。”该份遗嘱上立遗嘱人栏捺有指印但未签名,见证人栏有张宋华、李建平、周霞签名并捺印。2016年8月31日,李贵清以罗佩晔为被告向本院提起夫妻财产约定纠纷诉讼,后经本院调解,李贵清和罗佩晔于2016年9月12日达成了调解协议,协议明确了李贵清对位于石棉县新棉镇东风路三段住房一套(建筑面积为55.16平方米,房屋所有权证号:石房改字第2754号)的所有权,同时由李贵清补偿罗佩晔人民币4000元。2016年11月6日,李贵清因病去世。2017年4月30日,原告唐劲松依遗嘱欲办理房屋更名手续,但是无法联系到被告李波,感觉无奈之下诉至法院请求:1、依法确认李贵清于2016年8月18日所立的代书遗嘱有效;2、依法确认石棉县新棉镇东风路三段房屋(产权编号:石房改字第2754号)为原告所有;3、本案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

案件焦点:

1: 法官黎赪、法官樊静在原告戳穿被告假话: 双方从未签过协议的谎言后,以未经庭上质证.被告第二次再说的假话:协议双方协商一致解除了为由判决: 一审判决不但判被告全赢,房子归被告.而且原告购房款还有4万. 装修款6万共计十万都判给了被告,增值差价一分都没判给原告.这就等于原告原本所有汉正街小房现行价70万.经卖此房后全款投入争议房. 经法院枉判后.全部落入了毁约.失信.强占房的被告.原告还得攒三年工资支付一万元诉讼费.这明显判得不公.是百分之百的枉法裁定.。3、向法院提交了证据【身份证、户口本(证明身份关系及主体资格)律师见证遗嘱的效力,病历资料、家属描述及医务人员陈述的诊疗经过(证明双方的医患关系,被告的整个诊疗过程存在医务人员脱岗“b超不在岗”、未确诊患者病情、未重视家属陈述、延误患者诊断及治疗、被告存在过错),报案记录、视频及笔录(证明双方发生争议后的处理过程),医疗费、鉴定费、交通费票据、原告工作及收入证明等(证明原告主张损失的依据、标准等)】。2:第一次重审法官侯立平对一审被告假话:双方从未签过协议被戳穿.一审被发回.媒体暴光.视而不见.再次以未经庭上质证.被告的第二次假话:协议双方协商一致解除了为由判决: 判被告全赢,原告装修款还有六万未判给原告.增值部分一分都没判给原告.这就等于原告原本所有汉正街小房现行价70万.经卖此房后全款投入争议房.争议房房价涨了近6倍. 经法官枉判后. 全部归被告所有..这明显是枉法错判.将原告本来有70万的房产.判给了被告.。

法院裁判要旨:

但为了保证代笔人书写的遗嘱确实是遗嘱人的真实意思,减少纠纷,应由二人以上的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它在场见证人和遗嘱人在代书遗嘱上签名。让人代书,一定要两个以上证人在场见证,代书人、见证人、遗嘱人都要签名,最好委托律师见证并执行遗嘱。如果代书遗嘱上立遗嘱人签了名而见证人和代书人盖的是私章,而没有签名,遗嘱是否有效。

在办理公证时,必须提供房屋权属人的死亡证明书、合法机关出具的合法继承人名单证明,以及原房屋权属人立有的遗嘱(如有遗嘱),亦应提交遗嘱原件。原告提交的第(三)组证据中陈栓成和陈明堂的证明、第(八)组证据以及二被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5)中8份证明、第(二)组证据中第(3)、(4)份证明,证人均没有出庭作证,该证据所证内容不真实,违背证据的真实性原则,本院不予采信。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之间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为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

综上,原告要求确认的2016年8月18日代书打印遗嘱形式上严重欠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的代书遗嘱形式,同时也无充分证据证明遗嘱内容是遗嘱人李贵清的真实意思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唐劲松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三款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可见法律规定对代书遗嘱在形式要件上采用的是严格主义。

具体到本案中,一是李贵清作为遗嘱人未在代书打印遗嘱上签名,虽捺有指印,却不能当然的替代法律明确要求的签名。诉讼中原告无相关证据证明指印的真实性,法院也无从调查核实;二是代理律师唐琳自述其根据李贵清意思表示代书打印了遗嘱,却没有作为见证人在遗嘱上签名,代书遗嘱程序上不合规定;三是见证人张宋华、李建平、周霞身份信息不明,也未出庭作证,是否见证了李贵清遗嘱的意思表示和代书经过情况不详。上述几方面均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三款规定的代书遗嘱形式严重不符,从尊重遗嘱人的真实意愿、保护法定继承人的合法权益角度考量,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上一篇:第19060期全国法律援助电话号码

下一篇:最高院公报案例:经律师见证的遗嘱被确认无效,律师所在律所应否担责?